滴滴做不了的顺风车生意,哈啰出行能做成吗?”

来源:澳客彩票_366.net必赢客户端发布时间:2019-02-23

顺风车卷土重来了。

2月22日,哈啰出行宣布在全国上线顺风车业务。在此之前,哈啰出行已经从2018年12月开始招募顺风车司机,官方称20天招募了100万司机。

刚刚过去的春运,让哈啰顺风车搭上了“顺风车”。2018年春运,滴滴称顺风车运送乘客超过3000万人。2019年春运,在滴滴下线顺风车的空档,哈啰出行1月在6个城市上线,春节前夕开通了16个城市,还拿出3000万补贴司机和乘客。

在用车高峰期快速抢占市场,同时迎合政策导向,方便旅客归乡,哈啰利用时机,得了名也得了利。

滴滴顺风车安全事件仍然是出行市场上空的一片阴霾。虽然顺风车不像快车、专车,受到《网约车新政》严苛的限制,但监管部门的态度尚不明朗。滴滴没做成的顺风车生意,哈啰出行能做成吗?

为什么做顺风车

哈啰出行对打车市场企图已久。

2018年5月,蚂蚁金服通过全资子公司上海云鑫给永安行低碳(永安行与哈罗单车合并后的主体)投资20亿人民币,占股36%。9月,哈罗单车就升级为哈啰出行,开始试水打车业务。

2018年12月,哈啰又宣布完成春华资本和蚂蚁金服领投的新一轮融资。当月,哈啰出行就开始在App内招募顺风车车主。

哈啰做打车显然是得到了大股东蚂蚁金服的支持。这并不难理解,一方面,哈啰作为入口从线下为支付业务导流,也符合阿里巴巴在出行领域的大布局。另一方面,经历了ofo、摩拜一役,单车业务模式单一、盈利困难已经成为了行业的基本共识。特别是刚刚过去的一个冬天,受季节性影响,哈罗单车的数据想必不会好看,应该一直处于亏损的状态。阿里可能一定时间内还会为哈啰输血,但是在出行领域寻找新的盈利增长点,无论是对哈啰出行还是阿里,都势在必行。

目前来看,做顺风车显然是一个最佳的选择。首先,顺风车不像滴滴专车、快车那样受到网约车新政的严格制约。顺风车依旧属于带有公益性质的合乘车范畴,无论是从户籍、牌照还是车辆轴距等方面,对顺风车的要求都相对较低,而且进入城市时也不需要受到网约车资格证的掣肘。所以目前来看,哈啰出行选择做顺风车,是比较容易实现的。

去年下半年,哈啰出行借力嘀嗒和首汽约车的平台,上线了出租车业务。虽然这项业务不能直接为哈啰出行带来现金流,但是因为网约车市场供不应求的特点,哈啰出行还是借着出租车业务吸引了大批流量。此时开展顺风车等新业务也算是水到渠成。

滴滴没做好,哈啰能做成吗?

顺风车原本是滴滴赚钱最容易的业务。

顺风车撮合车主和乘客,滴滴从中轻松抽成20%-30%。由于不受监管的限制,扩张更快速。此前有一些不满足网约车新政规定的司机,很多会去开顺风车。

滴滴此前发布的自查通报中称,顺风车上线3年以来,出行次数达到10亿次以上。而且据AI财经社此前的报道,顺风车业务在2017年为滴滴带去8亿元的利润。

顺风车是个不亏钱的生意。但是如果嘀嗒希望借顺风车进入打车市场,可能也不会那么容易。

首先,哈啰能够获取的单量未必会有想象中那么多。据滴滴内部人士透露,在顺风车事件之前,滴滴该业务的平均日单量也只有两三百万单,高峰阶段的日单量能到达五六百万单。不过这是在滴滴如此大的平台加持下达成的,前期已经做过了大量的补贴、新业务探索等用户教育阶段,所以哈啰顺风车未必会有滴滴那么大的盘子。如果单量不够,就意味着盈利能力非常有限。

哈啰出行想要在滴滴的休眠期弯道超车,实现自身商业模式平衡,打法可能还要野蛮一点,更靠近滴滴,但那样一来,又将面临政策风险。

此前,嘀嗒出行为了确保“顺风车”的真实性,对司机每天可接单数进行限制,抽成更低。但这样保守的打法,让这家最早做顺风车的公司,很难出现爆发式增长。而哈啰出行也面临和嘀嗒一样严苛的政策环境,至少在上线初期,未必能够使展开手脚。

另外,顺风车的本意是,让车主在上下班途中接送顺路的乘客,共享出行,缓解交通压力。但其中也混杂着很多“专职”的顺风车司机,与快车/专车无异。如果哈啰出行无法合理地管理这部分运力,那么就面临着和滴滴一样的安全风险。

更重要的是,虽然滴滴顺风车业务上线时间表依旧待定,不过它不会轻易放弃这块嘴边的肥肉。而以滴滴的体量,一旦重新反扑回顺风车市场,很可能会在短时间内重新拿走大部分市场份额。哈啰出行想要跟滴滴抢市场,势必还要有一场补贴大战,这对哈啰的现金流又提出了巨大的考验。

希望哈啰能够意识到,一直脚踏在公共服务领域,受到政府的强监管几乎是必然。涉及乘客安全,一旦再次发生恶性事件,监管落下重锤,对整个顺风车市场,可能都会是一场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