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田借壳闹剧背后的东方金钰:囤百亿翡翠黄金”

来源:澳客彩票_366.net必赢客户端发布时间:2019-02-14

斑马消费 沈庹

中国蓝田拟收购东方金钰控股权被监管部门“问停”,上市公司实控人赵宁“脱身”的通道被暂时封堵。

十多天来,中国蓝田拟借壳东方金钰上市的消息甚嚣尘上,其法人瞿兆玉公开否认这笔交易,并终止全部谈判、否决全部决议,一场“闹剧”就此告一段落。

东方金钰的危机再次被推到聚光灯下:2018年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亏9-11亿元;因囤积近百亿元的翡翠和黄金,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公司负债合计90亿元。

曾经风光无限的翡翠第一股,如何自救?

被“问停”的闹剧

2月2日,东方金钰(600086.SH)发布公告称,中国蓝田总公司拟收购公司控股股东兴龙实业全部股权,交易完成后将间接持有上市公司31.42%的股权,成为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

中国蓝田承诺全力支持上市公司继续推进债务司法重整,包括提供资金周转、取得金融机构授信、提供担保等,以恢复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

这笔交易立即被热议,中国蓝田是否有能力帮公司解决债务危机、瞿兆玉是否有资格再度入市等,成为被质疑的核心。

在此之前,实控人赵宁早已做好全身而退的准备:先是由控股股东兴龙实业豁免上市公司的6.8亿元借款,再引入中国蓝田接盘。看似一切安排妥当,但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2月12日,瞿兆玉作为中国蓝田总公司法人对外公开回应,“这个事情我不知道,没签字、没授权、没批准。”

按照他的说法,当时东方金钰只是给他发来一份会议纪要,签字的6人中有5人不是中国蓝田的员工,是中国蓝田一位高管的个人行为。因此,中国蓝田决定立即终止全部谈判并否决全部决议。

2月10日、12日,东方金钰陆续收到上交所下发的《关于公司控制权拟发生变更事项的问询函》及《关于东方金钰控制权转让相关事项的监管工作函》。

2月13日,东方金钰在公告中称,由于中国蓝田未就身份、主体资格、资信情况及收购的合法合规性提供说明及相关正面材料,公司决定暂时终止股权转让事项。

一场“闹剧”就此结束。

大规模囤货致债务危机

东方金钰2018年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亏9至11亿元,主要原因是2018年因债务逾期归还对公司经营造成重要影响。

2019年1月15日,公告显示,公司新增一笔到期未能偿还的债务,金额为16.7亿元。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早在2018年年中,公司债务问题就已浮出水面。当年7月底,公司及子公司到期末未清偿债务金额9.1亿元。

到了2018年三季报末,公司及子公司向各级金融机构借款已逾期、且没有偿还本金的就有21.89亿元,公司负债合计90.74亿元。

公司被债务压得喘不过气来,与此前大量囤积翡翠原石和黄金有很大关系。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公司存货价值高达96.39亿元。

因为翡翠的毛利率将近70%,远比黄金利润高,公司便大手笔买进翡翠。仅2017年就采购翡翠原石338块,耗资25.94亿元,至公司存货从2016年底的69.15亿元增长至2017年底的96.54亿元。

大规模囤货导致公司现金流紧张。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从2015年至2017年这3年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6.8亿元、-10.8亿元和-17.81亿元。

同一时期,公司的应收账款分别为3.99亿元、1.87亿元和2.57亿元。至2018年三季报末,公司应收账款6.68亿元,同比增加160.03%。

赵宁上任不到3年成“老赖”

2016年初,当时年仅35岁的赵宁从其父、东方金钰原董事长赵兴龙手里接掌帅印。

赵宁上任后,公司的经营就开始走下坡路。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2016年至2018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55亿元、1.27亿元和-0.70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5.62%、50.01%和127.89%。

上任后,赵宁先后启动3次资本动作,全部都是为了补充公司流动资金。

2017年5月,东方金钰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2.7亿股,募资不超过29.82亿元,未获证监部门批准;10月,公司获准向合格投资者发行7.5亿元的公司债券;之后,公司又拟向公司控股股东兴龙实业借款30亿元。仅5个月,公司就计划融资67亿元。

赵宁认为翡翠等奢侈品的消费有着较好的发展趋势,便在2017年大规模囤货。不过,这个决策非但没有踩准市场的节奏,反而套牢了公司大笔资金。

赵宁频频祭出的措施迟迟未能令公司走出泥潭,导致公司资金链断裂,形成2018年的巨额预亏。

2月2日,赵宁辞去董事长等全部公司职务。

因为借款纠纷,赵宁被列入“老赖”名单,作为公司实控人被执行14次、失信执行1次;在深圳中院审理东方金钰与长沙银行广东分行的借款合同纠纷中,赵宁被限制消费。

这距离他上任董事长还不足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