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亏大发了!卡夫亨氏市值一天蒸发160亿美”

来源:澳客彩票_366.net必赢客户端发布时间:2019-02-24

故此难免失彼,截流还得开源。

全球食品巨头卡夫亨氏(KRAFT HEINZ.NYSE)刚刚经历了一个黑色星期五,当地时间周五开盘后不久,股市暴跌27%以上,刷新纪录低点,市值蒸发逾160亿美元。损失巨大的不止卡夫亨氏,截至2018年底,持有卡夫亨氏3.25亿股股票的巴菲特旗下投资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也在一天之内损失了40多亿美元。

导致上述股价暴跌的原因,包括刚公布的2018财年业绩不利、削减股息和政府调查等一系列坏消息。

粗暴削减成本致增乏力

财报显示,卡夫亨氏2018财年全年亏损102.29亿美元,营业收入262.59亿美元,同比增长0.10%。其中第四财季亏损126.08亿美元,营业收入68.91亿美元,同比增长0.69%。四季度卡夫亨氏调整后每股盈利为0.84美元,不及预期的0.94美元;营收为68.9亿美元,不及预期的69.3亿美元。四季度巨亏主要因对旗下卡夫(Kraft)和Oscar Mayer两个知名品牌商誉进行了高达154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034亿元)的大手笔减值,该减值导致卡夫亨氏每股亏损10.34美元。

卡夫亨氏还宣布,将季度股息从每股63美分下调至40美分,同时披露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正对其进行调查。在接到传票后,卡夫亨氏正在与SEC合作,对其采购部门的会计操作进行内部调查,并为此新记录了一笔2500万美元的产品成本。卡夫亨氏强调,目前不认为调查会对利润造成实质影响。

卡夫亨氏首席执行官Bernardo Hees在面向华尔街分析师举行的业绩会议上表示,公司对盈利未实现预期中的增长而感到失望,同时承认对尚未实现的成本节约过于乐观。

谈到卡夫亨氏目前的困境,不得不提到在其背后扮演操盘手角色的巴西3G资本和“股神”巴菲特。

2013年,在“股神”巴菲特巨额融资的帮助下,3G资本收购亨氏,并将其私有化。随后它收购了卡夫,并于2015年推动其与亨氏合并之后,将合并后的公司即卡夫亨氏公开上市,该交易创造了历史上最大的食品公司之一,价值超过5亿美元。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持有其大约27%的股权,3G资本的持股比例约为24%。3G资本的最大特点就是擅长优化成本结构及快速并购,除卡夫亨氏之外它还控制着百威英博、汉堡王等公司。

在促成卡夫亨氏合并后,3G资本大幅裁员、关闭工厂、采取各种手段压缩成本,让卡夫亨氏在18个月内营业利润率从18%上升得到了26%。最近,该公司解雇了数千名员工,以削减成本,并“巩固了卡夫亨氏北美网络的生产”。

这种通过大量削减成本来驱动利润率快速增长的模式,在食品行业内引起了广泛的争论,其中对该模式非议声最大的是全球最大的食品饮料公司雀巢。

记者梳理公开资料发现,时任雀巢董事长的包必达曾在2015年表示,尽管合并之后卡夫亨氏将成为美国第三大食品企业,但无论是亨氏还是卡夫,它们的产品均为“平淡增长”。成本剪刀手的聚焦点在于效率和改善利润率,他们可以让营运成本下降500到800个基点,这对于同行来说带来了革命性的影响,虽然像亨氏这样的企业盈利性确实短期内得到迅速改善,但是销售增长却不尽然。现任雀巢CEO马克·施奈德也曾谈到自己对卡夫亨氏模式的看法,其局限性在于只能一次性地削减成本,之后就还得要去解决有机增长是负数或者不怎么增长的问题,因此并非着眼长远的做法,他认为消费品公司必须同时在收入和利润两方面获得成绩。

研究国内外消费领域的上海欧晰析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人徐晋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卡夫亨氏的收购合并案例中,巴菲特更多是作为一个财务投资者的角色,而3G资本是有自己的团队深度介入的,他们的惯用策略就是通过削减后台成本、营销成本,让企业的利润率在短期内快速上升,比较简单粗暴。等到公司利润率有了较大提升后,才会加大在在营销方面的投入,这方面3G资本之前收购百威英博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

“国外日杂商品品类本身是低增长率的一个行业,大幅削减营销成本会导致品牌投入减少得太快,进而会造成相关业务增长乏力,这两者有直接关系。”徐晋说。

如何走出增长低谷

在业绩会上,Bernardo Hees把业绩未达预期的原因归咎为高于预期的制造和物流成本对公司运营带来的影响。也有华尔街分析师认为,是3G资本勒紧裤腰带的战略,已经伤害了卡夫亨氏的品牌,两大品牌的高额商誉减值,意味着品牌资产缩水。

对此,Bernardo Hees称依然坚信公司的模式是在发挥积极作用的,未来依然有无限潜能。首先,2018年度之前卡夫亨氏的利润率保持着行业领先,公司业务还在增长,和处于相同产品组合的一线公司比拥有同样的水平;其次公司认为有关损失源于运营、供应链和美国市场,而公司的业务势头还在加速发展。

“所以说,我们的增长基础良好,这是通过消费、销量和市场份额来实现的。” Bernardo Hees展望2020年,称卡夫亨氏已经准备好实现收入和利润双增长,而通过削减股息,将让公司的资产负债表更有空间,并在原有的模式下在未来实现更快、更好的增长。

徐晋分析,美国快消杂货市场的低增长,意味着卡夫亨氏要走出当前的增长低谷,一方面要控制成本削减对业务增长带来的局限性,扩大产品的营销投入;另一方面,快速扩大市场份额的唯一办法就是兼并收购,卡夫亨氏可以选择在一些区域市场加强并购,把一些品牌收进来,降低营销成本的同时驱动整体增长。

事实上,业界也有一种长期观点认为,谋求新的收购对卡夫亨氏而言是带来新增长的最有效方式。

该公司在食品领域中寻求新的收购对象的动作确实一直没有停止过,2017年卡夫亨氏试图收购英荷食品和日化巨头联合利华,该提议遭到了后者的拒绝;目前关于卡夫亨氏收购的最新传言是,其正在寻求收购金宝汤部分甚至全部业务,已与亿滋、贝恩资本、KKR与沣途资本(香港)有限公司进入金宝汤国际业务竞购的第二轮。

同时,卡夫亨氏在业绩会议上还透露,该公司正考虑出售一些“没有明确竞争优势”的品牌。去年卡夫亨氏已经宣布出售旗下两项资产,包括将其在加拿大的天然奶酪业务出售给帕玛拉特(Parmalat),以及在印度的Complan,Glucon-D,Nycil和Sampriti品牌。

要走出增长低谷,卡夫亨氏需要的不仅是削减成本、出售部分品牌的截流模式,更需要加大品牌营销投入、加速区域性兼并收购的开源战略。